关键字:  
最新征文 ·关于改进主题征文形式与内容的通知
·毛泽东思想对当代中国的影响——从民族精神
·指导中国共产党前进的理论体系是毛泽东思想
·论毛泽东社会主义现代化发展战略与习近平的
·毛泽东思想与当今中国
·毛泽东思想——中国马克思主义与当代及其未
当前位置: >  > 领袖风采 > 与群众 > 毛主席爱听京戏

毛主席爱听京戏

作者:王芳   来源:人民网 点击:: 日期:2015-05-22

       
    
       主席工作之余的活动时间很少,内容也很单调,除了爬山,还有游泳,通常是在南屏游泳池,晚饭后游上个把钟点。夏天还游钱塘江。夏季时钱塘江水深流急风大,但主席喜欢大江大河,大风大浪。我陪主席游钱塘江,他每次都是兴致勃勃,风浪越大,他越高兴。
  星期六的晚上,通常情况下,主席也参加在住地举办的舞会。江青也来,她各种舞都跳得很好,在舞场上她是当然的舞星。主席跳舞很随意,只是跟着舞伴随着曲子走步。他总是来得最迟,离开最早。主席的办公时间在晚上,每天有很多重大事情在等他处理。
 
  主席没有什么闲暇和个人爱好,听京戏是他最大的乐趣和精神享受了。当时所有京剧名家的唱片,他这里都有。主席爱听京戏,吃饭时,我们就放上两段,还可以让他的脑子放松一下。主席极少参加观看京剧名家的演出,生怕打扰别人。他身边的工作人员搞了一些唱片,平时没有功夫听,也就是吃饭时听上几段。主席有一个特点,干什么都很投入,听戏也一样,高兴时还跟着唱片哼上一段,有板有眼的,唱得真不错。主席最爱听老生戏,尤其是言、马、谭、高四大派的戏,他是常听不厌。如言菊朋的《卧龙诸葛吊孝》,马连良的《借东风》,谭富美的《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高庆奎的《逍遥津》,他都能一字不漏地背出来。
 
  主席在北京几乎不看戏,来杭州期间在杭州饭店小礼堂看过几次戏。看过小七龄童的《追韩信》。在看宋宝罗的《朱耷卖画》时,宋宝罗一边唱,一边画大公鸡,一段唱毕,一只大公鸡也画好了,当场送给主席。主席还看过越剧《双下山》,婺剧《吕洞宾戏牡丹》。主席说,这两个剧种都不错,应当好好提高和发扬。婺剧本来是金华地区的小剧种,没有什么影响,1962年进京参加了全国地方戏会演,还得了奖,从此名声大振。
 
  主席知道我也喜欢京戏。一次在从杭州去江西的火车上,我陪主席吃饭,放京戏唱片,是筱爱茹的《辕门斩子》和《二进宫》,主席很爱她的老生戏。主席问我,你熟悉筱爱茹吗?我说在济南读书时,星期天经常跑去看她的戏。她是济南戏曲学校的老师,很有名气,也很爱国,日本鬼子侵占济南后,她就是坚持不上台唱戏。她有抽鸦片的坏习惯,后来听说病死在滕县。主席听后感到十分惋惜。
 
  还有一次我陪主席去上海,他想听京剧言派的戏。当时言菊朋已去世,言少朋又不在上海,时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的柯庆施没有别的办法,找来一位言派的票友唱《卧龙吊孝》。这个票友长得很胖,扮相不像诸葛亮,唱得也一般,但主席一直到看完了才走。
 
  主席不仅爱听京戏,还懂戏,对京戏有不少研究,特别是对京戏人物上场下场锣鼓点子时间太长很有意见。他说上场就那么几个动作,按按帽子,捋捋胡子,摆摆水袖,用那么长时间?下场呢,连抬轿子的轿夫都下场了,他还一步一摆地慢慢走下去。而且骑马也是那个台步,走路也是那个台步。
 
  《苏三起解》中唱道:“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好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哪一位去到南京转,与我那三郎把信传:就说苏三把命断,来生变犬马我当报还。”其中那两句台词,“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主席说,意思不通。苏三既然离开了洪洞县,怎么还在大街前?应当是“苏三离了洪洞监,将身来在大街前”,或者是“苏三要离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才通。主席说得是完全对的。可是至今这两句台词仍然还是那样唱的。
 
  京剧《空城计》中,诸葛亮在城头上唱:“城外的街道打扫净,准备这司马好屯兵。诸葛亮无有别的敬,早买定羊羔美酒,犒赏你的三军。到此就该把城进,为什么犹疑不定进退两难为的是何情?左右琴童人两个,我是又无有埋伏又无有兵。”这“又无有埋伏又无有兵”,主席说,“兵”和“埋伏”是一个意思,埋伏就是兵,兵就是埋伏。应该是“内无埋伏外无救兵”或者是“既无埋伏又无救兵”,不能说“又无有埋伏又无有兵”,这句话不通。
 
  主席讲《辕门斩子》中的杨延昭穿白袍,不穿紫袍,不符合当时历史情况。像杨延昭这样的官在家时也穿紫罗蓝,而且他穿白袍同戏里唱的内容也对不起来。八千岁向杨延昭讲情时唱:“那时节不是我将你来保,焉有你今日里玉带袍。”杨延昭唱:“那一阵我杨家得到关照,论功劳才挣下这玉带紫袍。”这个事我后来还专门作过考证。“文革”中岳飞庙拆了,岳飞像砸了,“文革”后群众强烈要求重建岳飞庙,重塑岳飞像。我请杭大历史系教授查一查当时历史,岳飞应当穿什么衣服。他们说,应当穿紫罗蓝。岳飞和杨延昭都是宋朝的一、二品官,应当都穿紫袍。可是不知为什么,如今上演的《辕门斩子》中的杨延昭还是穿白袍。看来成了习惯的东西,即使错了改也难。
 
  记得1959年3、4月份,毛主席来往于沪杭之间,4月6日至10日中共中央在杭州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当时刘庄、汪庄还未改建好,主席办公、休息都住在南屏游泳池。一次,我陪主席游泳后吃饭时,他因为知道我喜欢京戏,在山东根据地时还演过京戏,在《黄鹤楼》中扮演周瑜,就问我周瑜是怎么死的?我说是被诸葛亮气死的。他说,不对。周瑜不是被诸葛亮气死的,而是被孙权气死的。孙策死后,他的老婆大乔年纪很轻,住在后宫很寂寞,因此大乔经常请小乔去陪她,有时周瑜也陪小乔去后宫看大乔。他去的次数多了,在后宫留的时间又长,孙权因此对周瑜很有意见。但又不能当面讲,就处处刁难他,给他脸色看。再加上军事上不断失利,一再败给诸葛亮。孙权对他的看法更大,脸色更难看。周瑜是个十分高傲、器量又小的人,哪里受得起这种屈辱,忧郁成疾,不久就病死了。
 





晶牛毛泽东思想网声明:本网站属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消息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和社会各界从事毛泽东思想研究人士的投稿,晶牛毛泽东思想网登载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关键字:  
文章评论】 【收藏本文】 【推荐好友】 【打印本文

   相关文章:
·“我不叫毛主席,我叫毛泽东”
·毛主席爱听京戏
·毛泽东论党的群众工作
·毛泽东、林彪第二次检阅红卫兵
·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接见大型音乐舞蹈史诗《
·毛泽东与吕厚民合影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声明:刊登此文章是为了更好地宣传、弘扬毛泽东思想,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