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最新征文 ·论毛泽东对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战略的思考与
·毛泽东思想与当今中国
·毛泽东是实施马克思主义本国化杰出楷模
·从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研究独立自主的内涵
·论毛泽东教育思想的价值
·毛泽东加强党的纪律的理论思考
当前位置: >  > 相关报道 > 桂东会议放光芒

桂东会议放光芒

作者:郭谦贵   来源:湖南桂东县委党校 点击:: 日期:2018-12-01

                                           桂东会议放光芒

                                                             郭谦贵

       1928年7月12日,朱德、陈毅率领的红四军主力大队红28、29两个团,一路攻克酃县,湘敌仓惶退往茶陵。此时,红28、29团应继续在湖南境内作战,乘胜再攻茶陵。然后再回师永新,与红31团一起打退永新之敌。这样,既可以一举粉碎湘赣两省敌军的会剿,而且井冈山根据地也可以乘机扩大。
      一、桂东会议召开前的历史背景
      1、部队涌现思乡情
       可是,朱德、陈毅却改变了原来与毛泽东商定的作战计划,决定率领红四军主力大队,放弃攻取茶陵,而折回宁冈,增援永新的红31团。
       新的作战计划一传达,部队中的情况突然有了意想不到的变化。红四军大队中的红29团,系湘南宜章的农民组成,不少人思想上存在着浓厚的小农意识和家乡观念,他们总想打回老家去。而湖南省委的“6、26”指示正好符合这部分人的落后思想,更使他们的地方主义情绪迅速增长起来。
       已经来到湖南大门口的红29团,听说又要返回江西,就完全被地方主义所控制,他们借口湖南省委去湘南发展的指示,坚决要求回湘南。随红四军大队一起行动的湖南省委代表杜修经,非但不出面制止29团士兵的错误行动,反而火上加油,怂恿29团去湘南。29团的团长胡少海,党代表龚楚,也主张向湘南进军,起到了错误的领导作用。
      2、士兵代表开会议
       1928年7月12日晚,红29团的士兵委员会在酃县县城瞒着军委,秘密召开士兵代表会议,他们擅自决定,次日由酃县去湘南,还确定了出发的时间,找了向导。
       这天夜晚,陈毅到城边的一条小溪里洗了澡,回到部队就了解到了这一情况,他感觉不妙,立刻去找朱德。此时,王尔琢已经将这一情况报告了朱德,朱德也正在派人找陈毅。朱德、陈毅、王尔琢决定,召集29团团长胡少海、党代表龚楚,研究对策。胡少海一进屋就说:“士兵委员会要闹事,要回家,向导都找好了。”
       龚楚瞅瞅朱德,又看看陈毅,说:“怎么说呢?我看29团的官兵回湘南是必然的,拦是拦不住的。”
       陈毅责问龚楚说:“永新联席会议你是参加了的,通过了的决议要不要服从?龚楚说:“永新联席会议我是少数服从多数,可是永新联席会议本身就不服从上级党部湖南省委的指示,现在29团广大官兵要求执行湖南省委指示,向湘南发展,我没法制止。”
       胡少海也趁机说,留在井冈山挨饿,不如回湘南发展。
      3、炎陵力主攻遂川
       根据王尔琢的建议,朱德立即召集有红29团士兵委员会及两个团的干部参加的军委扩大会议。会议由朱德、陈毅主持,何长工、王尔琢、龚楚、胡少海等人都参加了。朱德向大家晓之以理,对红29团的返乡行动,多方予以劝阻。
       可是,朱德此时已经无法控制局面了,会议上多数人提出要到湖南去,不少人重提执行湖南省委的决定。
       杜修经在永新联席会议后,心里仍然念念不忘把红四军拉到湘南去。此时,他趁力持异议的毛泽东、宛希先等人远在永新之际,在这次会议上再次亮出了湖南省委指示的尚方宝剑,并以上级代表的身分,推翻永新联席会议的决定,竭力主张红四军大队往湘南发展。
       据杜修经后来回忆说:朱德马上写信给在永新的毛泽东,报告部队中出现的问题。毛泽东在永新接到朱德、陈毅的信后,立即写了一封长达3页的回信,派专人送到红四军大队。毛泽东在信中说:“罗霄山脉中段的政权,必须坚持,绝不能放弃。现在的形势发展,对我们坚持井冈山根据地的斗争,建设巩固的罗宵山脉中段政权,十分有利。如果此时离开边界去湘南,必然会被敌人各个击破。”
      毛泽东在信中还希望朱德、陈毅说服部队,不去湘南,留在边界坚持根据地的斗争。
      但是,朱德、陈毅在两种意见争论不休的情况下,被迫允诺部队由酃县绕道遂川,去攻遂川之敌,以解永新之围,然后再有计划地去湘南。这样,红29团才暂时停止了返乡活动。
1928年7月14日,红四军大队由酃县向宁冈开进。
      4、军委议决等批复
       1928年7月15日,红四军大队行至酃县、宁冈交界处的沔渡,由沔渡开至酃县水口时,红29团的士兵又吵吵闹闹,提出了“打到湘南去”、“打回老家去”,“就地闹革命”的口号。红28团部分干部战士也节外生枝,向往攻打城市,提出要去赣南。
       红四军军委书记陈毅按照毛泽东信中的意见,再次召开军委扩大会议,做说服教育工作。会议上有很多人看着湖南省委的杜修经,杜修经却微笑着不说话。陈毅多次目视杜修经,让他起来作解释,杜修经依然是以微笑回答陈毅。原来,杜修经这2天看到红29团、28团的情绪,又觉得湖南省委要红四军去湘南的指示符合部队的实际情况了。
       陈毅看看朱德,又看看杜修经,见他们都不表态,只好提出先让杜修经回宁冈茅坪找毛泽东和湘赣边特委书记杨开明,报告部队的状况和要求,然后再决定部队的去向。龚楚拍着杜修经的肩膀说:
    “省代表,你去!我们等你1天,你不回来我们就走了。”
      实际上,朱德和陈毅等人在军心不稳的情况下,不应该让29团士兵委员会的成员们参加领导干部会议,此时此地发扬民主,势必事与愿违,南辕北撤,走向反面。最有效的办法是釜底抽薪,减少会议参加人数,形成集中意见,加强集中统一领导,可朱德和陈毅不但没有实行釜底抽薪,反而让那些士兵委员会成员们参加了会议,致使反对派杜修经、胡少海、龚楚在会议上占了人数上的优势,在会议表决时就会出现一面倒的不利局面?
      5、水口决定战郴州
       1928年7月16日这一天,杜修经起了个大早,赶往宁冈茅坪,不巧的是毛泽东已经去了永新。杜修经只好向新任特委书记杨开明报告了情况,送上了陈毅以红四军军委名义写的报告。
杨开明听了情况,看了报告,想了一想说:
     “找润之同志无论如何来不及了,军情紧急,拖延不得。”
       他停了了片刻,又说:
     “ 既然你们决定了,就走吧!老毛那里我跟他说一下。”
       杜修经带着杨开明的答复,赶回沔渡,向陈毅报告了情况。陈毅立即召开红四军军委扩大会议,正式决定同意29团打回湘南。会议还决定取消红四军军委,组织新的红军前敌委员会,陈毅被推举为前委书记。这是陈毅在历史上第一次取代毛泽东为前委书记。
       陈毅决定让红28团同去湘南,以防29团孤军深入,被敌击破。陈毅在部队出发前,匆匆给毛泽东写信,汇报部队的情况。他在信中写道:“润之若在,必能阻止部队南行。无论胜败,都会回来的。带部队出去,必定把部队带回来。”
       毛泽东接到陈毅的信后,非常着急,立即通知中共茶陵县委书记黄琳,也就是后来的江华,从宁冈赶到永新,向他介绍了紧迫的形势,让他送信给朱德、陈毅,要他们按原计划打茶陵,或佯攻茶陵,转回永新来,同31团、32团一起消灭根据地内的敌人,粉碎敌人的会剿。毛泽东还说:“这件事只有让你去,因为你是茶陵县委书记,可以配合主力攻打或佯攻茶陵。湘南是去不得的,敌人太强大,去了必定失败。”
      6、人信劝阻均失败
       1928年7月17日,红四军主力大队向湘南进发。部队行军1天多,毛泽东委派的黄琳(后称江华)带着县游击大队赶了上来。黄琳是从永新县城出发,经宁冈县城,一天一夜跨两省跑了65公里,赶上了红四军大队人马。
       1928年7月20日上午,黄琳(后称江华)找到一座庙里,把毛泽东写给杜修经、朱德、陈毅的亲笔信,交给了正在开会的陈毅和朱德。接到了毛泽东写给他、朱德和陈毅长达三页的书信,毛泽东在信中要求红四军军部及28团、29团,要按永新联席会议决议行事,停止去湘南的行动,以避免不应有的损失;他在信中还再次提出了不能贸然去湘南的理由。
       杜修经问:"怎么搞?"朱德说:"等今天宿营后商量。"晚上在水口宿营,决定停留一天,再次开会研究部队去湘南还是回边区的问题。
       陈毅看罢毛泽东的信,和朱德、龚楚、杜修经打开地图,查看与井冈山的距离,看是否可以先回井冈山。龚楚说:从地图上看,虽与井冈山近,但大山阻隔,实际上远。陈毅决定停止次日的行动,晚上紧急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讨论毛泽东的来信。
       在晚上前委书记陈毅主持的会议上,杜修经作了主要发言,结果大家都同意他的看法,认为事已至此,不如朝前走,争取到湘南打几个胜仗,万一不利再向井冈山靠拢也不迟。于是,会议决定继续向湘南进军,攻打郴州。
       黄琳(后称江华)只好率茶陵县游击大队返回宁冈。
       二、攻郴州先胜后败
       1928年7月24日晨,朱德、陈毅率领部队攻击郴州。攻击令下达后,方知驻郴州的国民党军是范石生部,朱德犹豫了,因为范石生不但是朱德的老同学,而且范石生还和中共有过合作。   杜修经说:“已经打响了,就打吧!”
 

  1. 部队四处大逃散

由于29团部队纪律涣散,部队攻下郴州后,红29团打开范石生的仓库,获得大量储备物质,战士大发洋财,归心似箭,准备回家。
1928年7月24日晚,范石生大举反攻,朱德下令紧急撤出郴州向资兴旧县撤退,可是红29团的1000多人竟然四散向宜章方向逃跑。结果,除团长胡少海、党代表龚楚及团部的一些零碎人员和萧克的1个连以外,全被范石生部消灭了。红28团也受到了一些损失。
萧克将军后来回忆说:“军部和团部的命令由通讯员传到,命令29团即向资兴旧县转移,他们都不听。先后3次命令,反而加速了他们成连成排向家乡奔跑的进程,他们枪上挑着在郴州发到的洋财,奔向死亡和溃散之路。”
 

  1. 驻资心布田修整

1928年7月下旬,朱德、陈毅率部队攻打郴州失败后,去往井冈山,途经资兴,在布田村进行了为期7天的休整。那时的布田村有300多户人家,群众革命热情很高,红军来了以后,为他们筹集粮草,救护伤员,给予大力援助与支持。自冒进远征湘南以来,部队第一次得到了较好的休整。陈毅在这里起草了一个《告湘南人民书》,提出了开展土地革命发展武装等政策,旨在把湘南的工作坚持下去。可惜,这些愿望已经没有条件实现了。
1928年8月1日,部队还在布田村举行了南昌起义一周年纪念大会。为了感谢布田人民对红军的深情厚谊,8月2日,部队离开布田奔赴井冈山时,也回赠了一批物品给布田村的父老乡亲作纪念,朱德将自己夜间行军打仗用的马灯送给了布田村赤卫队,朱德夫人伍若兰将自己化妆成百姓侦察敌情时穿的衣服送给了家庭贫困、双目失明的何凤钗。几天之后的8月4日,国民党纠结地方武装3000多人突然围剿布田村,全村1000多间房子被烧毁,107名革命干部和群众被杀害。布田人民为革命做出巨大的牺牲,布田村也被喻为“英雄的村庄”。
攻打郴州的失败,特别是二十九团的瓦解,是对分兵湘南的决策的沉重打击。部队经过初步整顿之后,即派出二十八团第二营营长袁崇全率所部机枪连为前卫,向罗霄山脉靠拢,扫清背后之敌,其余部分由军参谋长兼二十八团团长王尔琢负责就地整训,同时由陈毅领导开展地方工作。
 

  1. 袁崇全率部叛逃

可是二营出发多日,不见消息。红28团第2营营长袁崇全率领2营和团直机炮连作为先遣部队,在出发后的第1天里,还送回来报告,接着就与大部队中断了联系。不久,袁崇全派人送来一封信,他在信中说:
“不杀朱德、陈毅,不回来了。”
朱德和陈毅十分气愤,立即命令28团3营前去追赶,3营追了1天,也没有追上。等到与军部和1营会齐之后,又继续向东追赶。就在此时,朱德等部又与湘军第8军相遇,双方发生了战斗。等撤出战斗,朱德等人与袁崇全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再说被袁崇全以“打遂川”为幌子裹胁带走的第2营指战员们,渐渐发现了袁崇全的阴谋,3个步兵连和1个机枪连先后摆脱了袁崇全的控制,回到了红28团。
接到袁崇全写给杜修经的信,要求省委巡视员杀掉朱德和陈毅。直到这时大家才知道袁崇全已叛变。杜修经认为当务之急应采取措施,追击叛徒,拉回部队。经过简单商量后,杜修经叫来一营营长林彪,问他怎么办?林彪态度坚决,拔出手枪说:"他妈的,去追,打他狗日的!"追到沙田,仅机枪连因行动不便还被叛徒裹胁着外,其余部队陆续归队,停下来往沙田休整。
桂东县委书记陈奇领导的湘赣边区游击队闻讯后,急忙赶到汝、桂边界的南洞迎接,配合红军行动。8月3日下午,部分红军从汝城进入桂东沙田,在沙田老墟里与桂东县清乡总队进行了激烈战斗。8月5日,红军一部又在沙田等地与桂东县清乡总队特务队的两个排进行战斗,给敌人以沉重打击。桂东县长兼清乡总队长吴愚山“因援军急切难至”,退至酃县境内待援,龟缩于酃县下村等地。陈毅、朱德率部队前进到桂东沙田。陈毅、朱德将29团余部编入第28团。当时红四军将军部和前敌委员会设在普乐东水老屋里,朱德等亦住在普乐东水老屋里。把军部医院设在东水塘下,对内医治伤病员,对外为百姓看病、治病。并在东水老荷汾设立兵工厂,修理枪炮,生产五响步枪、台铳、鸟铳等武器。所属各部分别驻于沙田、普乐、东水、新坊一带。部队在桂东整休期间,积极开展地方工作,派出部队军政人员深入沙田、寨前、新坊等地组建苏维埃政府,发动群众再次插牌分配土地,建立党的组织,在普乐等地发展党员,成立党支部。在桂东、四都等3个区的100多个乡建立了地方党组织、苏维埃政府和地方武装,打了土豪劣绅200多个。
陈毅深感自己作为前委书记领导不力,决定召开红四军党员代表大会,总结经验教训。
1928年8月15日,何长工主持了这次红四军党员代表大会,陈毅检讨了自己的错误,请求给予处分。党员代表们对朱德、陈毅提出了许多严肃的批评,有的党员在发言中非常激愤,强烈要求把朱德、陈毅撤职查办,还说要打陈毅屁股40大板。
经过党员代表会议,陈毅、朱德与党员代表之间的矛盾和对立被化解了。尽管如此,党员代表会议最后还是决定给予朱德、陈毅留党察看3个月的处分。其实,后来连这个处分也并未实施,也不可能实施。
三天之后,林彪受命攻打桂东。红四军令28团1营由营长林彪率领攻打桂东县城。8月18日,28团1营在陈奇率领的湘赣边区游击队引导下,胜利占领了桂东县城。桂东告捷。
4、井冈山遭受灾难
红四军大队遭到了严重的失败,而此时井冈山根据地的人民群众也遭受了灾难。
原来在8月上旬,驻守永新的赣军得悉红四军主力已经远去湘南,湘赣边界兵力非常薄弱。于是,他们就毫无顾忌地向井冈山根据地发起了猛攻。
毛泽东为了保存实力,不得不指挥红31团和地方武装退入永新的小江山区的九陇、潞江、波阳、九陂一带;红32团和宁冈、遂川、莲花、酃县、茶陵各县的党组织和地方武装也分别退入山区。
至此,除了宁冈的西区和北区,永新北乡的天龙区,西乡的小西江区、南江的万年山区,莲花的上西区,酃县的青石冈区和大院区,以及大小五井的山区以外,边界的县城和平原地区,都被赣军占领了。
赣军进入井冈山根据地后,为虎作伥的保安队、挨户团、靖卫团横行无忌,烧杀抢掠,白色恐怖遍布湘赣边界城乡。党的组织和红色政权组织大部分被摧毁了,各种群众组织大多停止了活动。那些富农分子和党内的投机分子也纷纷反水。整个边界,不仅“农民被屠杀者数以千计,房屋被烧者不计其数”。而且,群众分得的土地,全部都被土豪劣绅夺回去。特别是在已经收割的地方,豪绅地主都以少报多,强迫群众缴纳多于实际产量两倍以上的粮食,迫使不少群众倾家荡产、上吊投水。
敌人还在各地设立封锁线,实行军事上的步步进逼、经济上的严密封锁。凡封锁线外的群众,只要踏进封锁线内,轻则受到扣押处罚,重则被斩首枪毙。
尽管边界党组织和红军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与十倍以上的强大敌人展开英勇顽强的斗争,使敌人妄图彻底摧毁革命根据地、消灭红军和地方武装的阴谋遭到破产。但是,无法阻挡的是,在敌人白色恐怖的淫威下,广大群众的革命积极性受到严重挫伤,湘赣边界斗争陷入低潮。
5、湖南省委指示信
红四军主力向湘南的冒进与失利,最终导致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相继失陷,这就是井冈山时期惨痛的“八月失败”。
1928年8月中旬,湖南省委派袁德生携带省委7月30日的指示信,来到了湘赣边界巡视。袁德生抵达永新后,边界特委在永新小西江区的九陇村,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湖南省委的来信。毛泽东、杨开明和31团连以上干部、地方党组织负责人,共20余人出席了会议。
袁德生首先传达了湖南省委指示精神,他特别强调说,红四军要坚决执行省委“绝对正确”的去湘东发展的指示。
与会者经历了“八月失败”的磨难,心里都窝着一把火。现在又见湖南省委发出这样主观的、硬性的指示,再也按捺不住了,纷纷议论起来。有的甚至当场与袁德生顶撞起来。毛泽东用平静的语调,问袁德生:
“省委要红四军向湘东发展,那么,湘东和整个湖南,敌我斗争情况怎样呢?长沙工人运动怎样?有罢工的吗?学生运动怎样?有罢课的吗?商人有罢市的吗?白军有哗变的吗?农民现在有无起义?游击战争发展到什么规模?有多少游击部队,开展了哪些斗争?”
袁德生被问得张口结舌,一个问题也回答不出来。只好说:
“这次还没有把各方面情况搞清楚,下次来,一定答复你们。”
毛泽东向袁德生详细介绍了根据地和红四军的现状,接着说:
“上次杜修经把红军大队拉往湘南,部队至今下落不明,在边界已经造成了很大损失。这是一个严重的损失,必须汲取这个教训。根据地内剩下的红军,再不能贸然离开边界,冒进湘东。”
袁德生说:“红军大队开往湘南后,音讯皆无并不等于遭到失败。”
他坚持要求红军执行省委指示。正在双方争执不下之际,一个到湘南替红28团担伙食担子的本地农民返回来了,他带来了红军大队在湘南失利的实际情况,并告知大家,红四军军部和28团正在桂东一带活动。
与会者闻此消息,对湖南省委的错误指挥更加气愤。毛泽东集中了大家的意见,他沉痛地说:“如果红军大队不往湘南冒进,那么,不但可以避免边界的八月失败,而且,还可以乘着赣敌第6军与第3军内讧于樟树之机,击破永新敌军,席卷吉安、安福,前锋可达萍乡;可以与罗霄山脉北段的红五军取得联络;可以和平江、浏阳连接起来。红军大队被拉走,不仅失去了扩大边界割据的良机,也使湘南红军和边界同遭失败。”
此时,毛泽东在永新城及其附近15公里内,对敌11个团的袭扰,已经长达25天之久。毛泽东提出:要率红31团和地方武装从永新县城周围地区撤出,前去迎接红四军大队。
于是,会议当即决定:坚决拒绝湖南省委要红四军向湘东发展的错误主张,由毛泽东、宛希先率领红31团罗荣桓的第3营,前往湘南迎还红军大队;由何挺颖、陈毅安和红31团团长朱云卿率领第1营,同袁文才、王佐的红32团及地方武装,保卫井冈山。
同时,会议要求袁德生,负责向湖南省委报告情况,说明原委,希望得到湖南省委对边界工作的支持。
是日晚,毛泽东对贺子珍说:“你先留在永新刘珍这里工作,等我把大部队接回来,就给你写信,你再回井冈山。”
三、桂东迎接红四军
第二天清晨,毛泽东、宛希先率领罗荣桓的红31团第3营经茅坪来到宁冈。毛泽东率队经井冈山荆竹山、炎陵大院、桂东黄洞等地,冒着盛夏酷热,忍受饥渴疲劳,急速向湘南行进。
不久,江西敌军第6军和第3军因为内讧,第6军6个团仓皇撤走,第3军5个团也退到永新城内。至此,湘赣敌军对井冈山根据地的第1次“会剿”基本破产了。
毛泽东率领第3营,一路上巧妙地摆脱了敌人。于1928年8月22日中午赶到了桂东县城。
当红28团指战员们听到毛泽东亲率红31团第3营跋山涉水,历尽艰辛,来湘南寻找他们时,异常的兴奋和激动,一个多月来的低落情绪和各种担忧一扫而光。只可惜红29团已经不复存在,所剩100余人连同军部特务营,一起并入了红28团。
毛泽东进入桂东城后,一面派人前往军部和红28团团部,通知朱德、陈毅、王尔琢等人进城开会;一面派红28团1营、红31团3营部分指战员到肖家草堂村、光明村等地打土豪。
此时,林彪率红28团1营驻扎在桂东县城三台山山脚下,林彪从桂东派人送来急信,说毛泽东率领第31团在永新一带,与赣敌苦斗近1个月之久,正率领31团一部南下来迎接红军大队回井冈山;还带来了毛泽东的一封亲笔信。
1928年8月22日这一天,毛泽东亲自在县城城皇庙召开有28团、31团部分指战员和2000多群众参加的大会。他在会上讲了话,赞扬了桂东人民在开展土地革命、建立红色政权等革命斗争中取得的成绩,他还说:“土豪劣绅压迫人、剥削人,是社会的寄生虫,是劳动人民的冤家,是我们穷人的死对头。穷人要摆脱千年苦,只有团结起来,打倒土豪劣绅。我们红军就是帮穷人打土豪劣绅的军队。”
讲完话后,毛泽东站育英广场台上,指挥红军指战员把打土豪得到的财物分发给到会群众。毛泽东还到县委书记陈奇光明村的家中做客。
四、桂东会议放光芒
1928年8月22日,朱德、陈毅、王尔琢等人按照毛泽东信中的指示,连忙赶到桂东县城,于掌灯时分来到唐家大屋。
这是一座长方形的房屋,哨兵见朱德、陈毅来了,连忙向他们敬礼问好。陈毅边走边观察着院子,这是一个很宽敞的大院,两侧是厢房,迎面一座小楼,穿过夹道,后面又是一个四合院。
毛泽东闻声出迎,他紧紧拉着朱德、陈毅的手,连连说:
“辛苦了,辛苦了!”
        陈毅说:他作为红四军军委书记,为自己不能制止这次分兵而造成的损失深感愧疚,觉得无脸见毛泽东。毛泽东的态度却十分和缓,向他们询问了一些部队的思想状况等情况,对他们说:
“前些日子,赣敌经过猛攻,最后占领了永新,还占领了莲花、宁冈。但是,敌人又发生内讧,大部队已经仓惶退去打内战。如果你们不走就好了,28团、29团不到湘南来,永新一带我们已经发展起来的地区,就可能巩固,还可以乘机把割据地区推进到吉安、安福、萍乡,与平江、浏阳连起来;赣敌第6军胡文斗部也可能争取一些。”
毛泽东还拿出几块布片,让朱德、陈毅看,这是红军主力大队去湘南后不到10天,湖南省委于7月30日发来的指示信,要红四军不要去湘南,而要“毫不犹豫”地去湘东。
就在8月23日这一天,毛泽东、朱德、陈毅、何长工、伍中豪、林彪、罗荣桓、龚楚、胡少海、杜修经等人在桂东县城内唐家大屋召开前委扩大会议。与会者交谈了分兵后湘南和边界的情况,总结了“八月失败”的深刻教训,各自就分兵后情况作了交流,特别是就失败情况作了分析,批评了杜修经的严重错误。杜修经表示承担责任。会议决定部队返回井冈山,赶走敌人,收复失地,继续湘赣边界工农武装割据局面,继续坚持罗霄山脉中段的政权。
       1928年8月24日,正在研究以后的行动问题时,会议刚开到中途,城外突然响起激烈的枪声。敌人把桂东城包围了。毛泽东带来的第三营和二十八团一营在城外阻击,战斗十分激烈。
原来,湘敌吴尚第8军阎仲儒部两个团,由酃县开来,在桂东挨户团的配合下,分几路向红四军发起突然袭击,将红28团第1营与红31团第3营隔在桂东县城沤江河的两岸。
毛泽东、朱德当即下令中止会议,指挥部队沉着应战,利用园珠寨、城西北高地等有利地形打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但是,敌人依仗人多势众,不断向红军阵地发起冲击。红军只得撤出战斗,转移至县城西南方向的寨前村。
       1928年8月24日,红军撤至寨前杨岸宿营,晚上继续开会。毛泽东在寨前村杨岸主持的前委扩大会议继续进行。会议决定:撤销以陈毅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组成以毛泽东为书记的行动委员会。会议还决定:杜修经、龚楚留在湘南,组织湘南特委,领导湘南群众继续开展革命斗争。进入资兴、龙溪,继续领导资兴、汝城、桂东、安仁各县及赤卫队,以此为基础,开展湘南工作,大家一致赞同。会议决定,红四军经崇义、上犹,绕道返回井冈山。
       在桂东会议上,毛泽东重掌红四军党和军队的最高领导权。桂东会议结束后,红四军分两路从寨前出发了。
1928年8月25日拂晓,敌人又来了,少数红军边打边退,拖住敌人,主力则由毛泽东、朱德、陈毅带领重回井冈山,杜修经过桂东沙田向资兴龙溪进发,从此杜再也没见到毛泽东,直到1960年代初期在长沙才与毛泽东面晤。
1928年8月25日,朱德、陈毅得到消息,袁崇全带领的1个步兵连和团直机炮连就驻扎在思顺圩,立即命令红28团1营包围了思顺圩。
       28团团长王尔琢带领警卫排,进入思顺圩村内,深入虎穴,动员被袁崇全胁迫的战士返回部队。
       此时已是黄昏时分了,王尔琢一行来到思顺圩村口,王尔琢边走边向战士们喊话:“我是你们的团长王尔琢,你们不要害怕,我是来接你们回去的。”
许多战士听到王尔琢的喊声,纷踏而至,准备回到部队。不料,袁崇全突然提起两支驳壳枪,双枪齐发,“砰!砰!”两声,朝王尔琢打来。王尔琢猝不及防,当即倒在血泊中。
1928年8月26日红四军主力在以毛泽东为书记的行动委员会的率领下,经普乐的上庄、下庄、横河十八垒进入江西崇义的思顺。
      王尔琢的不幸牺牲,激起了指战员们对叛徒的无比仇恨,也擦亮了广大指战员的眼睛。一个战士端起步枪,对着袁崇全就打,袁崇全在仓皇之间,带了极少数几个人向遂川方向逃去。被叛徒胁迫的两个连的指战员们又回到了红军部队中。毛泽东、朱德率领红军大队穿过湘赣边界的崇山峻岭,冲破敌人的层层封锁。占领了遂川县城。惩处了叛徒袁崇全。
掩埋王尔琢的遗体后,毛泽东、朱德重新整理队伍,清除了不坚定分子。毛泽东、朱德任命林彪接替王尔琢为红28团团长。林彪走上了红四军的重要领导岗位。成为了井冈山上的四号人物。
此后,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和发展。
      在桂东会议上,坚持了党的绝对领导。毛泽东担任军委前委书记,再次牢牢掌握了红四军党和军队的最高领导权。对朱毛再会师,对坚持罗霄山脉中段的政权,对坚持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对坚持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对保存和发展红四军的主要革命力量,均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桂东会议实施了重要人事安排。对红四军损失造成后果的杜修经、龚楚,被调离红四军。纯洁了红四军的领导班子。意义非凡,影响深远。
      桂东会议在我党、我军发展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晶牛毛泽东思想网声明:本网站属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消息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和社会各界从事毛泽东思想研究人士的投稿,晶牛毛泽东思想网登载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关键字:  
文章评论】 【收藏本文】 【推荐好友】 【打印本文

   相关文章:
·毛主席三次“对谈”事关中国共产党的生死存亡
·桂东会议放光芒
·重温“十个没有”和“十个如果”
·纸短情长 家风悠扬——毛泽东的四封家书
·毛泽东重上井冈山 走前结清伙食费
·毛泽东题写“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由来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声明:刊登此文章是为了更好地宣传、弘扬毛泽东思想,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