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最新征文 ·论毛泽东社会主义现代化发展战略与习近平的
·毛泽东治党、兴国的三条路径
·毛泽东思想对当代中国的影响——从民族精神
·遵义会议精神光照千秋
·怎样战略性地继承毛泽东时代的精神信念遗产
·毛泽东实事求是思想路线对当今中国发展的意
当前位置: >  > 相关报道 > 毛泽东与三位科学家的故事

毛泽东与三位科学家的故事

作者:.   来源:党史博采 点击:: 日期:2019-03-29

 

 竺可桢、苏步青和谈家桢是浙江大学的三位名人,也都是享誉世界的科学家。
   竺可桢于1918年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后回国,从1936年到1949年担任浙江大学校长。
  苏步青于1931年获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理学博士学位后回国,到浙大任数学教授并于1933年出任数学系主任。1952年10月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后到复旦大学数学系任教授、系主任,直至担任校长。他被学界誉为“数学之王”。
   著名遗传学家谈家桢,于1936年获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哲学博士。1937年应竺可桢校长的邀请就任浙江大学生物系教授。1952年院系调整后任复旦大学生物系教授兼系主任。他在复旦大学建立了中国第一个遗传学专业,创建了第一个遗传学研究所,组建了第一个生命科学学院。这三位从浙大走出的名人,都为新中国的科教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而在他们各自的职业生涯中,都受到了毛泽东的关注与深刻影响。
   竺可桢:毛泽东称他的“文章管了天”
  竺可桢任浙大校长期间,被诱迫加入国民党,后又被列名为中央委员。临近新中国成立,竺可桢拒绝了蒋介石去台湾的邀请,他潜居上海。上海解放第三天,竺可桢在日记中写道:“解放军之来,人民如久旱之望云霓,希望能苦干到底,不要如国民党之腐化。科学对于建设极为重要,希望共产党能重视之。”
   随后的现实没有让竺可桢失望。新中国成立不久,他就被推上了当时被认为全国科学事业最高机关——中国科学院的领导岗位上,担任了负责自然科学的副院长。
   1949年9月,竺可桢在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第一次见到了毛泽东以后,此后又多次受到毛泽东的接见和宴请。
  1961年1月21日下午,包括竺可桢在内的中科院四位科学家受邀,到中南海怀仁堂给毛泽东和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作科学方面的报告。竺可桢主讲生物学、地学和农学方面的问题。四位科学家共讲四个半小时。毛泽东提议今后每月可组织两次这样的科学报告,“对大家都有好处”。
   1963年8月,在青岛休养期间,竺可桢写就《论我国气候的几个特点及其与粮食作物生产的关系》一文。毛泽东在国家科委编印的内部刊物 《科学研究动态》274期上读到此文,立即引起兴趣。他决定请竺可桢来谈谈这个问题。
   翌年2月6日,毛泽东请竺可桢,还有李四光和钱学森前往中南海菊香书屋谈话。对于这次谈话,李四光后来曾回忆:“主席知识渊博,通晓古今中外许多科学的情况,对冰川、气候等科学问题,了解得透彻入微。”
   1972年4月17日,竺可桢对 《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一文作了最后修改,交《考古学报》发表。在此后几个月里,在校稿过程中又进行了一些修改。1972年9月10日,他在日记中写道:“晚间又重复改了气候变迁文稿,为最后一次,可称为毕生之作。”嗣后该文共刊印了11种版本,除中文的几种版本外,尚有英、德、法、日、阿拉伯和世界语文种。这篇无论在思想上还是方法上都具有创新的科学论文一经发表,便在全世界引起了很大反响。
  晚年的竺可桢对毛泽东愈加崇敬。而与科学终生结缘的他,更是强烈地感受到了新中国科技事业取得的辉煌成就。他深深感受到了新中国取得的巨大进步,认为这种成就的取得要归功于毛泽东的领导。他在1968年2月9日的日记中写道:“18年中,毛主席的英明领导,科学技术进步之速,前所未有,大不同于解放以前,现在我们能够自己制造所需要的仪器,能够培养高级科技人才,能够有信心解决一切疑难问题,科学真正在我国落地生根,这是解放以前所梦想不到的,而在18年内统统做到了”。
  1970年3月7日是竺可桢的80岁生日,亲身经历过新旧两个中国的他在日记中提到了,他兄弟姊妹六人,有四人在旧社会不到40岁就去世了,他和一个姊姊活到了80岁,“这是毛主席和共产党卫生政策 防重于治 之赐。国内鼠疫、伤寒、天花等病几乎绝迹,这不可不为是世界一个大事。”
  毛泽东握着苏步青的手说“我们欢迎数学”
  1954年,苏步青在第二届全国政治协商委员会上第一次见到毛泽东。当时,全场响起“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声。毛泽东则高呼:“同志们万岁!”这种热烈场面使苏步青感到无比激动。他想:我这个在旧社会教了近20年的教书匠,今天也能在大会上聆听毛主席的讲话,简直不敢想象啊!
   翌年底,苏步青等一行九人组成的中国科学代表团访问日本。回国时,他和另一位成员是乘船回到上海的。此前,毛泽东在杭州接见了先回国的七位代表团成员。
  1956年1月10日,毛泽东由杭州抵达上海,下午六时,同上海各界人士及党内高级干部共七十多人座谈并共进晚餐。此前毛泽东提出要补行接见苏步青等两人,苏步青因此参加了座谈会,并由老市长陈毅介绍给毛泽东。毛泽东握住苏步青的手说:“我们欢迎数学,社会主义需要数学。”苏步青后来回忆:“那天毛主席和大家在一起,谈笑风生,毫无拘束,这对我的教育意义实在太大了。”
   毛泽东的接见,给了他巨大的鼓励,觉得有用不完的劲。1956年,他获得了新中国第一次颁发的国家科学奖。1959年3月,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61年五一节前夕,苏步青和周谷城、谈家桢、周信芳等人在上海见到了毛泽东。在这次会见中,他讲得少,听得多,而且听的是与他自己专业无关的话题。但他同样感到收获很大。苏步青后来回忆:“这次接见,使我进一步了解到毛主席胸怀宽广,善于发表自己的见解,特别是把学术研究和政治问题分开来对待,这就有力地支持了学术讨论的开展。”
  1972年,已经70岁的他,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出发,换三次车,到上海江南造船厂去接受“批判”“改造”和“再教育”。尽管在工厂也遇到了一些不愉快的经历,但他又很快通过数学这个桥梁和工人、技术人员建立了密切的关系。他得知工厂的员工对纯数学兴趣不大,更希望能解决工作上的实际问题时,决定从纯数学转到数学实用上来。“我认为这个转变是非常必要的,而且还得抓紧。”在苏步青的主导下,结合工人、技术人员的实践经验,终于解决了当时工厂的一个大难题“船体放样”。
  1974年,他重登讲坛。当时的工农兵学员,水平参差不齐。为了给他们打下良好的基础,苏步青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当有学生问“听说您见过毛主席”时,他立即利用这样的机会教育学生:“是毛主席接见我,接见过四次。主席对数学十分关心,要我们超过世界先进水平。赶先进,首先要打好基础。你们的基础实在太差了!毛主席说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你们应该努力学习,国家需要大量的知识青年。”学生们受到了很大的教育,感叹道:“苏老这些随口漫谈,看似用意不深,但每句话都力透纸背,可谓语重心长!”
   1978年他出任复旦大学校长后,迅速使复旦走上正轨,在短时间内取得了很大成绩。1982年,他退居二线,并于1988年当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
  谈家桢:毛主席给了我巨大的力量和勇气
   新中国成立后,在当时的中国遗传学领域,有一段时间独尊苏联的李森科为社会主义学派,指责美国的摩尔根为资本主义学派。
  1956年4月28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针对当时在学术界一些领域乱贴政治标签的现象说道:“讲学术,这种学术也可以讲,那种学术也可以讲,不要拿一种学术压倒一切。你如果是真理,信的人势必就会越多。”
  谈家桢和他的老师李汝祺都先后从师摩尔根,是坚定的摩尔根学派。1948年,谈家桢代表中国遗传学界出席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召开的第八届国际遗传学会议。当时,许多人劝谈家桢不要回国。谈家桢却坚定地选择了回国。他认为,共产党总比国民党好,中国共产党不一定会学李森科那一套。
  谈家桢的选择无疑是正确的。1956年8月10日,遗传学座谈会在中科院青岛疗养院召开。在此前几年饱受压抑的中国的摩尔根学派的学者们,迎来了一个畅所欲言的好机会。谈家桢和李汝祺都参加了会议。后来李汝祺写了《从遗传学谈百家争鸣》的文章,毛泽东看后非常赞赏,建议《人民日报》转载,并把标题改为《发展科学的必由之路》,将原来的标题作为副标题,还亲自为之写了按语。
  1957年3月13日晚,毛泽东在中南海召集科学工作者座谈会,谈家桢应邀参加。毛泽东亲切地对他说:“哦!你就是遗传学家谈先生啊!”座谈会开始后,毛泽东还专门把身子转向谈家桢与他亲切交谈。毛泽东说:“你们青岛会议开得很好嘛!要坚持真理,不要怕,一定要把遗传学研究搞起来。”
   1958年1月5日晨零时30分,谈家桢和周谷城、赵构超应邀从上海到达杭州刘庄见毛泽东。他们的谈话进行了两个半小时,话题广及工业、农业、历史、哲学、新闻、遗传等各个方面。谈天说地间,毛泽东亲切地问谈家桢:“谈先生,把遗传学研究搞上去,你觉得还有什么障碍和困难吗?”谈家桢后来回忆:“在这位比自己年长十多岁的领袖关切的询问下,我十分感动,积郁心头已久的心里话,汩汩地涌了出来。毛泽东仔细地倾听完我的话后,再一次表了态,他的语气显得很坚决: 有困难,我们一起来解决,一定要把遗传学搞上去! ”
  在毛泽东的鼓励下,1961年年底,复旦大学的遗传学教研室升格为遗传学研究所,成为了国内高等院校的第一家遗传学研究所。担任所长的谈家桢应用摩尔根的治学方法,培养了一大批有为的遗传学工作者。


   1974年冬,毛泽东已经病重,还让王震给谈家桢带去了口信:“毛主席很关心你,他在病中没有忘记你。这次让我带口信给你,问这几年为什么没有见到你发表文章。有什么话还可以说嘛!”
   谈家桢后来回忆道:“我凝视着坐在自己面前和蔼可亲的王震将军,百感交集,一时如有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只向老将军说了这么一句话: 谢谢他老人家,我是要把遗传学搞上去啊! 虽说是这么一句话,我还是及时准确地向毛主席表示了我的谢意和我的决心。”





晶牛毛泽东思想网声明:本网站属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消息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和社会各界从事毛泽东思想研究人士的投稿,晶牛毛泽东思想网登载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关键字:  
文章评论】 【收藏本文】 【推荐好友】 【打印本文

   相关文章:
·毛泽东与三位科学家的故事
·毛泽东诗词中的井冈山情韵
·毛泽东的第一首军旅诗词
·毛泽东为何在长征中描写与长征无关的昆仑雪
·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在京开幕
·齐白石送毛泽东错字对联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声明:刊登此文章是为了更好地宣传、弘扬毛泽东思想,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