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最新征文 ·关于改进主题征文形式与内容的通知
·毛泽东思想对当代中国的影响——从民族精神
·指导中国共产党前进的理论体系是毛泽东思想
·论毛泽东社会主义现代化发展战略与习近平的
·毛泽东思想与当今中国
·毛泽东思想——中国马克思主义与当代及其未
当前位置: >  > 思想研究 > 军事思想 > 毛泽东血战桂东

毛泽东血战桂东

作者:郭谦贵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点击:: 日期:2015-10-22

           

       湖南省桂东县位于五百里井冈的南面,属于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离井冈山茨坪公路里程仅133公里。
 
      1928年8月,毛泽东曾在桂东改组前敌委员会为行动委员会,重掌红四军党和军队的指挥权。1928年8月23日到25日,毛泽东亲自指挥在桂东城、寨前墟的突围战,战斗情况之紧,参战将领之多,救出的被围领导之众,规格级别之高,不亚于后来的土城战役。毛泽东统一指挥的发生的桂东战役,其历史意义不亚于后来的遵义会议,也实现了朱、毛红军的第二次会师。
 
        一、红四军败走桂东,内部叛乱搅军心。
 
       1928年8月初,攻打郴州失败的红四军,只剩下28团,收集整理归队的29团100多人余部和军部特务营编入29团。29团各营连在郴州发到不少洋财,不再听从命令,成连成排地向家乡宜章逃跑,结果一部分被土匪胡凤章打垮,一部分跑回家去了,只有副营长萧克率领的1个连和团长胡少海、党代表龚楚及团部零星人员百余人随军部和28团撤退。按照原定作战方案,在形势不利时且战且退,进行就地整训。中共桂东县委陈奇领导的湘赣边区游击队闻讯后,急忙赶到汝、桂边界的南洞迎接,配合红军行动。8月3日下午,部分红军从汝城进入桂东沙田,在沙田老墟里与桂东县清乡总队进行了激烈战斗。8月5日,红军一部又在沙田等地与桂东县清乡总队特务队的两个排进行战斗,给敌人以沉重打击。桂东县长兼清乡总队长吴愚山“因援军急切难至”,退至酃县境内待援,龟缩于酃县下村等地。
 
      红四军在桂东沙田收容队伍。当时红四军将军部和前敌委员会设在普乐东水老屋里,朱德等亦住在东水老屋里。把军部医院设在东水塘下,对内医治伤病员,对外为百姓看病、治病。并在东水老荷汾设立兵工厂,修理枪炮,生产五响步枪、台铳、鸟铳等武器。所属各部分别驻于沙田、普乐、东水、新坊一带。军部驻地前有沤江河环绕拱卫,仅有简易木桥可过河,背靠几座大山,避开交通要道,易守难攻,可进可退,方便转移。朱德、陈毅为了巩固井冈山根据地,发展湘南人民的革命斗争,在沙田组建了湘南红军游击队,调28团3营党代表唐天际任大队长,并在沙田文昌阁举行了授枪仪式。部队在桂东整休期间,积极开展地方工作,派出部队军政人员深入沙田、寨前、新坊等地组建苏维埃政府,发动群众再次插牌分配土地,建立党的组织,在普乐等地发展党员,成立党支部。在桂东、四都等3个区的100多个乡建立了地方党组织、苏维埃政府和地方武装,打了土豪劣绅200多个。
 
      红军大队进驻桂东沙田、东水一带期间,又发生了28团2营营长袁崇全叛变的恶性事件。8月8日,袁崇全把队伍(一步兵连一炮兵连)由桂东沙田带至江西上犹县的鹅形墟、营前一带滞留(袁崇全从郴州退回后,借着打前锋的名义,一路上有意叛逃,曾写信要求省委巡视员杜修经杀掉朱德、陈毅。意在脱离大队,往江西作土匪,或投降敌人)。杜修经认为当务之急应采取措施,追击叛徒,追到沙田时大部追回,拉回部队。袁崇全仅裹挟胁迫了第五连、机炮连伺机外逃,后又逃到江西崇义县境内的思顺圩。10天之后,红军大队返回井冈山时,又与袁崇全部相遇,红四军参谋长28团团长王尔琢率领部队追击袁崇全时不幸牺牲,部队撤回。
 
       袁崇全的叛变,给部队带来一些消极影响。29团的解体更在指战员的心灵上蒙上了一层阴影。一些战士有怨言,不时出现一些不利于团结的言行。整个队伍虽然向罗宵山脉靠拢,但滞留桂东举棋不定。再加上盛夏远征,远离根据地,得不到群众的大力支持,疲惫不堪,有时连饭也吃不上,出现了开小差的现象。为挽救这支队伍,红四军前委决定对部队进行一次整顿,以提高广大指战员的政治觉悟,统一认识,振奋精神,稳定军心。8月16日红四军前委在沙田万寿宫召开了红四军第四次党代会,紧接着又召开了士兵代表大会。从地方武装和贫苦青年中招收500多名新兵编入队伍,大大充实了部队力量。
 
       红四军又令28团1营由营长林彪率领攻打桂东县城。8月18日,28团1营在陈奇率领的湘赣边区游击队引导下,占领了桂东县城。“我们1营进驻城只住了两三天,营部是住在桂东城东南面的宝塔下,4连也住在山下,后来放连哨上了山,住在宝塔山上一栋大房子里”(见贺礼保《随茶陵游击队上井冈山》)。
 
       二、毛朱桂东再会师,前委会议定乾坤。
 
       1928年8月中旬,毛泽东在永新九陂村召开的连以上干部会议,会议开到深夜。其间,一个叫贺礼昌的为第28、29团挑伙食担子的农民,向毛泽东报告了朱德、陈毅率领的第28、29团在郴州失败,损失了一个团的兵力,已退到桂东,正在休整等情况。
 
      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决定31团1营、特务连和袁文才、王佐所部共同留守保卫井冈山,在井冈山坚持斗争。毛泽东亲率31团第3营从永新九陂出发,经茅坪、荆竹山、大院、桂东黄洞等地往桂东县城方向,准备与朱德等红军大部队会合。毛泽东率部途上与小股敌军遭遇,毛泽东巧计避开,并设计打击敌人。8月19日到达桂东县城。与此前一天占领桂东县城的28团1营会合。
 
      毛泽东当时住在县城唐家大屋。28团1营立即派人送信到普乐东水的军部,报告毛泽东率部来桂东的消息;同时,31团3营、28团1营和湘赣边区游击队一道在县城周边的肖家、草堂等地开展革命活动。
 
       桂东县委书记陈奇在县城城隍庙主持召开了有各界人士2000多人参加的群众大会,会上,毛泽东在会上发表了演说,号召工农商学兵各界人民团结起来,开展革命斗争。散会时,红军指战员把打土豪得到的财物散发给到会群众,还给到会群众每人分了一斤猪肉。毛泽东在桂东期间对县苏维埃政府进行了整顿,充实了领导骨干,再次拨枪支、子弹充实武装陈奇率领的湘赣边区游击队,派何理(礼)任该队党代表。毛泽东还在关帝庙、育英广场召开了几次大会,扩大了在群众中的影响。8月22日晚,朱德、陈毅、杜修经等来到县城唐家大屋,与毛泽东会合。
 
       8月23日上午,毛泽东在县城唐家大屋主持召开了红四军前委扩大会议。参加会议的领导有毛泽东、朱德、陈毅、何长工、伍中豪、林彪、罗荣桓、龚楚、胡少海、杜修经等。
 
       会议就各自分兵的情况作了详细说明,初步总结了“8月失败”的教训,批判了“左”的错误路线,回顾了冒进湘南的深刻教训,议决红军主力重返井冈山。省委代表杜修经在会上作了初步检查,承担了责任。
 
       三、前委会议中途停,血战突破敌重围。
 
       当会议进行到一半时,国民党军吴尚部阎仲儒师的第8团、第8团已到达槽里,投入桂东城战役的为1个先头连,程泽润的2师6团,加上桂东挨户团,总兵力在1300人以上。敌军于8月23日午前10时到达烟竹堡。午后分数路向县城发动猛攻,将28团1营和31团3营从中隔开.
 
      毛泽东获悉后当即中止会议。毛泽东亲自指挥31团3营往城西北圆珠寨等山头制高点,抢占有利地形,然后转登城北高地,28团1营攻占东牛塘界,约定部队鸣枪为号向敌人开火。战斗打响后,红军利用有利地形,击退敌军多次进攻,毙伤敌军200多人。
 
      前委会议期间,湘赣边区游击队警戒任务,当敌军进攻县城时,在陈奇的率领下,集中火力进行阻击,歼敌一个先头连的大部分,又迅速转移到县城的三台山一线,配合红四军28团1营和31团3营作战。红四军的这两个营总人数700人左右。面对两倍以上的强敌,即使被包围分隔,穿插压缩,红军仍奋力战斗,殊死拼搏,掩护军首长血战突围。两个营交替掩护,历经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上午,31团3营才在敌人猛烈进攻下主动撤离三台山至寒口一线山头阵地,由寒口进入江西,他们为参加会议领导人赢得了转移时间,此役牺牲了200多人。林彪后来回忆说,如果当时不下决心打桂东那一战役,毛泽东等10余名军团首长和31团3营将全军覆灭。 “23日,毛泽东等从井冈山到,遂议决重回宁冈。乃酃县吴尚部2团于是日下午向桂东猛袭,苦战半日,翌日上午,复战,我军损失颇重,(敌损失更大),于是退至江西境内”(见1928年11月25日《井冈山前委对中央的报告》,载自党史资料丛书《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历史文献三),1986年元月)。
 
       四、会议继续地点变,红军主力上井冈。
 
       部队突围后,撤至桂东去汝城方向的一个村子宿营。8月23日夜继续开会,仍由毛泽东主持,“参加的仅朱德、陈毅、龚楚和我。会议决定红军主力随毛泽东重返井冈山,并决定临时抽几个人,由我和龚楚去组织湘南特委,进入资兴龙溪,继续领导资兴、汝城、桂东、安仁各县自卫队,以此为基础,开展湘南工作”(见《八月失败》杜修经)。
 
      会议最后决定由杜修经、龚楚组织中共湘南特委,杜修经为书记,领导桂东、资兴、汝城等县委及游击队;同时,决定取消由湖南省委任命的前委,另组行动委员会,毛泽东任书记。会议决定红军主力经崇义、上犹重返井冈山。
 
      8月24日,天刚放亮,红四军28团1营又遭遇敌第8军3师8、9团共两千余人的几路迂回截击,经6个小时左右的激战,虽然红军有50多名战士牺牲,10多名战士被俘,但红军将士的顽强抵抗,并与赶来会合的28团2营、3营红军一起边打边撤至新坊龙溪界岭一带。8月26日红四军主力在以毛泽东为书记的行动委员会的率领下,经普乐的上庄、下庄、横河十八垒进入江西崇义的思顺。后取道上犹、遂川,于9月26日到达井冈山。至此,毛泽东指挥红四军血战桂东,成功冲出重围,终于重回井冈山。
 
      后来的历史事实证明桂东会议在战火和硝烟中历经三天两夜两地,挽救了和保存了红军主要力量,使井冈山根据地得到恢复和发展。可以说,桂东战役、桂东会议是我党我军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战役和会议。
 





晶牛毛泽东思想网声明:本网站属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消息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和社会各界从事毛泽东思想研究人士的投稿,晶牛毛泽东思想网登载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关键字:  
文章评论】 【收藏本文】 【推荐好友】 【打印本文

   相关文章:
·毛泽东:击溃敌十个师不如歼灭其一个师
·毛泽东血战桂东
·济南战役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杰出战例
·毛泽东军事思想使中国兵学理论进入新时代
·毛泽东军事思想 永远闪烁智慧之光
·1973年毛泽东对军队高级领导人的一次大调整

   文章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声明:刊登此文章是为了更好地宣传、弘扬毛泽东思想,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