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当前位置: >  > 最新征文 > “长征”永在路上 “赶考”远末结束

“长征”永在路上 “赶考”远末结束

作者:陈谈强   来源:征文 点击:: 日期:2021-12-06


 
“长征”永在路上 “赶考”远末结束

——喜迎毛泽东主席诞辰128周年的献辞


陈谈强
 
        题引 “‘长征’”永在路上 ,‘赶考’远末结束”,这是化用总书记两次重要讲话中的论点而制作的献词标题。2016年10月21日,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说:“长征永远在路上。一个不记得来路的民族,是没有出路的民族。不论我们的事业发展到哪一步,不论我们取得了多大成就,我们都要大力弘扬伟大长征精神,在新的长征路上继续奋勇前进。”2013年7月11日,总书记再次来到革命圣地西柏坡又说:“当年党中央离开西柏坡时,毛泽东同志说是‘进京赶考’。60多年过去了,我们取得了巨大进步,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富起来了,但我们面临的挑战和问题依然严峻复杂,应该说,党面临的‘赶考’远未结束。”
 
      我们决不当李自成
      都希望考个好成绩
 
       中国共产党人理当铭记当年那个春意盎然的日子——1949年3月23日,中共中央五大书记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率领中共中央机关和人民解放军总部,乘坐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人民解放战争中缴获的车辆(11辆吉普车和10辆美制10轮大卡车),浩浩荡荡,意气风发,离开西柏坡,前往北平城,主政新中国。新中国从西柏坡这里走来! 
       新民主主义革命即将在全国胜利之际,中国共产党于1949年3月5日至13日,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召开了七届二中全会。毛泽东主席在会上给全党敲起警钟,他说:“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必须向党内讲明白,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谦虚、谨慎、不骄、不躁的作风,务必使同志们继续地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毛主席讲的两个“务必”余音绕梁,党的七届二中全会闭幕后的第十天——也就在这天,新华社向全国播发全会新闻公报,中国共产党人进京“赶考”了。临行前,毛主席说:“今天是进京‘赶考’嘛!进京‘赶考’去,精神不好怎么行呀?”周恩来接过话题说:“我们应当都能考试及格,不要退回来。”毛主席郑重其事地说:“退回来就失败了。我们决不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
       在“进京赶考”的队伍中,有作为中共三人代表之一参加解放北平和平谈判的戎子和。解放北平和平谈判期间,他同傅作义曾有一节关于“腐化”问题的对话,发人深思。傅作义提问说:“我们国民党取得政权后,20年就腐化了,结果被人民打倒了。你们共产党执政后,30年、40年以后是不是也会腐化?”戎子和回答道:“我们共产党是劳动人民的精华,别说30年、40年,就是50年、60年以后也不会腐化。”傅作义摇了摇头表示不能相信戎子和的回答,想必他当时未曾料到中国共产党人进京“赶考”,有毛主席“我们决不当李自成”的箴言。
       戎子和就是一位不改初心的“劳动人民的精华”,“赶考”考了好成绩。戎子和原名伍胜,生于1906年,卒于1999年3月20日,山西省平鲁人,山西大学肄业。193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7年参与了抗日武装山西新军的组织创建工作,在山西新军决死三纵队先后任政治委员、司令员。1941年7月任晋冀 鲁豫边区政府副主席、党组副书记。1948年9月任华北人民政府财政部部长。1948年参加了北平的和平谈判,并在同年12月任北平军事接管委员会委员,兼物资接管委员会副主任,协助叶剑英同志主持了北平的财政经济部门的接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财政部代部长、中央财政金融学院院长。他当“大官”管财管物管接收,多年中自觉拒腐防变、不沾不贪,干干净净颐养天年,堂堂正正活到93岁!

毛主席,言必信,行必果
终身心系李自成成败得失
 
       “我们决不当李自成”。这是毛泽东主席反复向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全党敲起的警钟。毛主席,言必信,行必果,终身心系李自成的成败得失。
       1950年2月,毛主席访苏回国,越南共产党领导人胡志明借道同行,在哈尔滨停留之时,松江省和哈尔滨市领导同志设宴热情款待,一道道美味佳肴流水般端了上来。毛主席随之锁紧眉头,甚为不满而又因胡志明在座不便发着。他同胡志明等碰了碰杯,喝了几口葡萄酒,吃了一点儿青菜,其余大部分时间都在抽烟——这也是一种“停箸罢宴”吧。席毕之后,他对操办盛宴的领导同志说:“我们国家还很穷,不能浪费,不能搞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吃米饭和蔬菜就可以嘛!”听了毛主席的批评,人们这才明白“停箸罢宴”事出有因。次日,在中央东北局、辽宁省和沈阳市领导干部会议上,毛主席又一次批评了吃喝风。他说:“我在哈尔滨提过不要大吃大喝,到沈阳一看比哈尔滨还厉害。”接着,毛主席尖锐地指出:“我是不学李自成的,你们要学刘宗敏,我劝你们不要学。二中全会刚开完,就忘了。我们还要继续贯彻二中全会的精神。”
       走笔至此不禁想到:毛主席于1944年将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列入延安整风文献之事。重庆《新华日报》1944年3月19日至22日,连载了这长篇史论文章,深刻总结了公元1644年——甲申年李自成“兵败京城”的惨痛教训。5月20日,毛主席在延安中央党校所作的讲演中说:“我党历史上曾经有过几次表现了大的骄傲,都是吃了亏的”,“全党同志对于这几次骄傲,几次错误,都要引为鉴戒。近日我们印了郭沫若论李自成的文章,也是叫同志们引为鉴戒,不要重犯胜利时骄傲的错误。”11月21日,毛主席给郭沫若写信,告诉他中国共产党已把《甲申三百年祭》指定为整风文件,并说:“小胜即骄傲,大胜更骄傲,一次又一次吃亏,如何避免此种毛病,实在值得注意。”
       毛主席向全党推荐郭沫若的惊世骇俗的长篇史论,而且几十年间关注着以李自成为主人公的两部历史小说。毛主席终身心系李自成的成败得失,这同他永远心系人民的可贵情怀完全相通。
       陕西米脂人李健侯先生,写了本家李自成的小说《永昌演义》(“永昌”是李自成自立为帝时的年号)。这部40回本38万字的章回体小说书稿,由陕甘宁边区政府副主席李鼎铭先生带到延安送交毛主席。小说开篇还是古典历史小说的老一套:“话说天下大势,治久则乱,乱久复合。方其治也,则有圣明君相,应景运而生;及其乱世,则有草泽英雄,应劫运而出——此皆天地气数之所推移。”这就带有明显的宿命论色彩,陷于“成王败寇”的唯心史观的窠臼。毛主席读后于1944年4月29日给李鼎铭写信说:“《永昌演义》前数年为多人所借阅;近日鄙人阅读一过,获益良多,并已抄存一部,以为将来之用。……此书赞美李自成的个人品德,但贬抑其整个运动。实则吾国自秦以来二千余年推动社会向前进步者主要的是农民战争,……此书如按上述新历史观点加以改造,极有教育人民的作用。”
       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提议李健侯先生担任陕西省文史馆研究员,建议他继续修改《永昌演义》。不幸的是,李先生于1954年辞世未完成修改。1984年面世的《永昌演义》,是新华出版社出版的“点注本”。时隔24年,复于2008年由重庆出版社根据“毛泽东一生唯一抄存本”《永昌演义》易名《大顺帝李自成》出版;封面书名“大顺帝李自成”几个字是拓印的毛主席手迹。
      李健侯先生撒手人寰,毛主席建议按照“新历史观点加以改造”修改《永昌演义》未果。但是,这对后来姚雪垠创作《李自成》却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在毛主席的直接过问和安排下,姚雪垠屡遭磨难而笔耕不辍,从上世纪60年代初《李自成》第一卷出版,到80年代初《李自成》第五卷定稿完成320万字的全书。这部以“新历史观点”为指导的煌煌巨制,必将经久“极有教育人民的作用”。
 
昔日劳动人民的精华
今朝有多少竟成糟粕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可知否,古有“诸葛亮因失街亭挥泪斩马谡”,今有“毛泽东笔下夺命,七高官魂归黄泉”!被毛主席挥笔夺命的腐败官员,在民主革命时期的有五个:谢步升、左祥云、唐达仁、肖玉壁和黄克功(见新华网2009年2月14日载:《毛泽东亲批处死的七个犯罪官员》)。七死鬼中有两个是建国之后的败类,那“开国第一刀”,宰了刘青山、张子善。
       新中国成立才一年多时间,参加过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老干部刘青山、张子善,便被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击中而腐化堕落。刘青山是中共天津地委书记,张子善是天津地区行署专员,1951年冬——在党中央发动的席卷全国的“三反”、“五反”运动中,两人的罪行被揭露。他们合伙贪污国家救济款、治河专款、地方粮,克扣民工粮、机场建筑款及骗取国家银行贷款等,共计171.627亿元(如以旧币1万元折合现币1元计,大约有170万吧)。1951年12月2日,刘青山参加世界青年和平友好联谊会后回国,一下火车就被逮了起来,两天后被开除党籍。而张子善呢,也被逮捕并被开除出党。随后,中共中央华北局把案情和处理意见书面呈请党中央批复。毛主席迅即在请示文件上批示:“这件事给中央、中央局、分局、省市区党委提出了警告,必须严重地注意干部被资产阶级腐蚀发生严重贪污行为这一事实,注意发现、揭露和惩处,必须当作大斗争处理。”党内当时有人为刘青山、张子善说情,念其“曾为新中国的诞生立下了功勋”,可否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而不必枪毙。毛泽东得知后决断:“正因为他们两个人的地位高、功劳大、影响大,所以才下决心处决他们,只有这样才能挽救20个、200个、2000个、20000个犯有不同错误的干部。” 
       最后,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河北省人民法院临时法庭于1952年2月10日在保定市体育场召开公审大会,宣布:“判处大贪污犯刘青山、张子善死刑,立即执行,并没收其本人全部财产。”
      到如今,老虎、苍蝇何其多!官帽大过张子善、刘青山的有的是!贪腐源于权力的异化,而不在于官帽大小。如今,像野草一般疯长起来的“小官巨腐”现象还少见吗?!“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房产手续68套……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家中的“财富清单”被纪检部门曝光后,让人震惊。有人感叹,这是“苍蝇的体格、老虎的胃口”。一个副处级干部,一个“管自来水”的,其贪欲之大、为害之烈,再次引发人们对“小官巨腐”现象的思考。”诸多案例一再警示,“小官”也能大贪,“蚁害”不可小觑。
        毛泽东告诫全党的两个“务必”发人深省,言犹在耳。可惜,“言之谆谆,听之藐藐”。如今,“官商勾结”、“黑白合流”,党内党外,风气堪忧。精准制导的“糖衣炮弹”击中披挂共产党员“马甲”的“落马者”,彼辈早把“我们决不当李自成”的箴言抛到脑后!昔日“劳动人民的精华”,今朝有多少竟然成了“糟粕”?!
走民主这条新路
才不会人亡政息
 
       多事之秋,“官商勾结”,“黑白合流”,党内党外,风气堪忧。毛主席告诫全党的两个“务必”,“言之谆谆,听之藐藐。”如今,有那么多大小官员既已把“我们决不当李自成”的箴言抛诸脑后!他们是披挂共产党“马甲”的“老虎”、“苍蝇”,贪腐成性,祸害人民!那么,怎么办呢?
       由此,从本文前面讲述的傅作义、戎子和关于“反腐对答”,又不禁令人回望1945年7月毛主席在延安那场答著名民主人士黄炎培问的“窑洞对”。
       当年,黄炎培意味深长地放言“历史周期率难题”:“我生60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见到的,真所谓‘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为了区域一步步扩大了,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求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
       毛泽东这位超群政治家成竹在胸,应答自如:“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起来”,“起来”!让我们在携手前进中,一起发愤学习毛泽东“进京赶考”的成功经验,切实记取李自成“兵败京城”的惨痛教训!
       “起来”,“起来”!走人民“民主”“这条新路”!
       “起来”,“起来”!“只有让人民起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
       “起来”,“起来”!“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起来”,“起来”!坚决捍卫我国宪法第六条第二款规定,国家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公有制经济的“主体地位”和发挥国有经济的“主导作用”!当今,我们不会傻里傻气干那为淵驱鱼、为丛驱雀的蠢事,并不去一般地反对资本主义。我们面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现实,赞成像毛泽东在1956年基本完成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时所主张的那样:“可以开私营大厂,订个协议,十年、二十年不没收。华侨投资的,二十年、一百年不要没收。”“消灭了资本主义,又可以搞资本主义。”这就是说,在当今历史阶段,可以搞一点儿“资本主义”而绝不可以搞私有化。一个“化”字了得,那“用糖衣裹着的炮弹”同私有化如影随行!至于民族资产阶级中那些爱国守法的资本家, 无疑在抵制和反对腐败方面,可以作为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盟友。让我们结成以无产阶级为领导、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最广泛的统一战线!
       “起来”,“起来”!人民大众快把胸膛挺起来,铁锤镰刀一齐举起来,莫彷徨,齐奋起!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看实质,反对贪腐还是一个政治问题,即阶级对阶级的斗争问题。不可就反对贪腐谈反对贪腐,反对贪腐仍须一再强调:“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贪腐问题解决不好会对党造成致命伤害,“甚至亡党亡国”。贪腐官员的问题诚然是一个“经济问题”,而说到底还是一个“政治问题”。有些党员和干部蜕变成为贪腐者,是思想上政治上出了问题,是理想信念不坚定,往后退陷入贪腐泥淖。
       “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端正的中国共产党人,坚守姓“社”姓“共”的底线 ,坚决反对私有化和阻截与之形影相随的“糖弹”!也只有坚决反对私有化、维护社会主义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经济基础,才能够巩固建于其上的社会主义上层建筑,使社会主义中国的国体、政体青春常驻,红色江山永不变色。
       “长征”永在路上,“赶考”远末结束。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奋力建设现代化社会主义中国而面临伟大历史转折之际,“长征”、“赶考”正处于的一个新的时间节点上,同志们定能手挽起手,心连着心,“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作者 陈谈强 光明日报社原副总编
 
 




晶牛毛泽东思想网声明:本网站属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消息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和社会各界从事毛泽东思想研究人士的投稿,晶牛毛泽东思想网登载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关键字:  
收藏本文】 【推荐好友】 【打印本文

   相关文章:
·“长征”永在路上 “赶考”远末结束
·为人民服务是毛泽东思想的灵魂
·毛泽东建党思想与新时代建党精神
·奋斗百年路启航新征程
·毛泽东对农民革命模式的探索
·想起了“四个伟大”

 声明:刊登此文章是为了更好地宣传、弘扬毛泽东思想,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