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最新征文 ·从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视角中研究群众路线
·毛泽东“中国梦” 的当代价值
·毛泽东对当代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贡献
·毛泽东是反腐倡廉的楷模
·毛泽东的群众路线与习近平人民主体思想的时
·毛泽东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开拓者
当前位置: >  > 最新征文 > 刘德中:毛泽东关于推动世界革命的思考及其启示

刘德中:毛泽东关于推动世界革命的思考及其启示

作者:   来源:晶牛毛泽东思想网 点击:: 日期:2011-01-28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不继续革命就可能被和平演变而丧失政权。对于这个国家的共产党人来说,不继续革命、不推动世界革命就不可能完成解放全人类的伟大历史使命。

  

  一、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阶级斗争必然存在

  

  本人在《毛泽东继续革命思想的起源与影响》一文中对此进行过一些研究,这部分继续深入探讨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继续革命的必然性。

  继续革命的含义,在一个取得了政权的社会主义国家,主要不是政治革命,而是文化革命。毛泽东认为,这是这个时期阶级斗争的表现。1957年7月中旬,中央在青岛召开省市委书记会议,着重讨论如何深入开展整风运动和反右派斗争。毛泽东在会上形成的《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一文,对反右派斗争的意义作了这样的判断:“这一次批判资产阶级右派的意义,不要估计小了。这是一个在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伟大的社会主义革命。单有一九五六年在经济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是不够的,并且是不巩固的。匈牙利事件就是证明。必须还有一个政治战线上和一个思想战线上的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毛泽东选集》第5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7,461)这是因为,“在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取得基本胜利以后,社会上还有一部分人梦想恢复资本主义制度,他们要从各个方面向工人阶级进行斗争,包括思想方面的斗争。”(《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363页)“社会经济制度变了,旧时代遗留下来残存于相当大的一部分人们头脑里的反动思想,亦即资产阶级思想和上层小资产阶级思想,一下子变不过来。要变需要时间,并且需要很长的时间,这是社会上的阶级斗争。”(毛泽东:《机关枪和迫击炮的来历及其它》,转引自1967年8月16日《人民日报》)这种情况,直到今天仍然存在啊,想在中国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大有人在啊。

  1960年底中央关于山东、河南、甘肃和贵州某些地区所发生的严重情况的指示指出:干部中的极其严重的不可容忍的铺张浪费、贪污腐化、破坏党章、违法乱纪、不顾人民死活的情况,有些简直不能想象。其中某些反革命的破坏行为,显然是封建势力在地方上篡夺领导,实行绝望性的破坏性的报复。这是农村中阶级斗争的最激烈表现。只要我们领导疏忽麻痹,政策出了偏差,反革命分子就会利用钻进来的机会,把我们中间革命衰退、意志薄弱的人拖过去,使部分地区、单位的党政领导变质,随着也就极大地破坏现有生产关系和生产力,这在现在所揭发的事实中已有不少明证。由此可见,整个社会改造是一个长期而艰苦的阶级斗争任务,反革命分子只要存在一天,决不会自动放弃他们绝望的破坏和挣扎,我们对他们万万疏忽麻痹不得。孙中山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我们可以拿来借用。

  有关专家认为,所谓“重提阶级斗争”,正是由此而起,并非一般所认为的,起自1962年秋的八届十中全会。相反,八届十中全会关于阶级斗争提法的依据,很大部分出自于此。自此往后的“两个阶级、两条道路和两条路线的斗争”的内容,并非如后来渲染的主要针对农村的“单干风”、群众的“自发资本主义”,而主要是这种领导集团内部的问题。(程漱兰:《中国农村发展:理论与实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P215-216)

  1962年,毛泽东发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警告,并且警告大家像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就睡在我们的身边,一旦时机成熟他就要起来夺取我们的政权。“社会主义国家有阶级存在,阶级斗争肯定是存在的。列宁曾经说,革命胜利后,本国被推翻的阶级,因为国际上有资产阶级存在,国内还有资产阶级残余,小资产阶级的存在,不断产生资产阶级,因此,被推翻了的阶级还是长期存在的,甚至要复辟的。欧洲资产阶级革命,如英国、法国等都曾几次反复。社会主义国家也可能出现这种反复,如南斯拉夫就变质了,是修正主义了,由工人、农民的国家变成一个反动的民族主义分子统治的国家。我们这个国家就要好好掌握,好好认识,好好研究这个问题。要承认阶级长期存在,承认阶级与阶级斗争,反动阶级可能复辟。要提高警惕,要好好教育青年人,教育干部,教育群众,教育中层和基层干部,老干部也要研究,教育。不然,我们这样的国家还会走向反面。走向反面也没有什么要紧,还要来个否定的否定,以后又会走向反面。如果我们的儿子一代搞修正主义,走向反面,虽然名为社会主义,实际是资本主义,我们的孙子肯定会起来暴动的,推翻他们的老子,因为群众不满意。所以我们从现在起就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开大会讲,开党代会讲,开全会讲,开一次会就讲,使我们对这个问题有一条比较清醒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路线。”(毛泽东在八届十中全会上的讲话,一九六二年九月二十四日上午怀仁堂)

  文革1966年5月16号通知的核心就是:“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会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这些人物,有些已经被我们识破,有些则还没有被识破,有些正在受到我们的信用,被培养为我们的接班人。例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他们正睡在我们的身旁,各级党委必须充分注意这一点。”

  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后存在一个普遍现象,有些人入党不是因为自己的信仰,主要是因为利益。党内投机分子的出现、党内不可避免的意识不清醒分子的大量存在,决定了他们可能受到社会上反社会主义分子的影响,受到国际上妄图颠覆社会主义势力的影响,而使无产阶级政权的堡垒从内部被攻破。真正的“共产党人要具有无产阶级的彻底革命精神,不为名,不为利,不怕苦,不怕死,一心为革命,一心为人民,完全、彻底地为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服务。对革命无限忠诚,为人民鞠躬尽瘁。”(1966年2月7日《人民日报》社论《向毛泽东同志的好学生——焦裕禄同志学习》引毛泽东语)“不论在老的和新的党员里面,特别是在新党员里面,都有一些品质不纯和作风不纯的人。他们是个人主义者,官僚主义者,主观主义者,甚至是变了质的分子。还有些人挂着共产党员的招牌,但是并不代表工人阶级,而是代表资产阶级。党内并不纯洁,这一点必须看到,否则我们是要吃亏的。”(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一九六二年一月三十日)

  改革进行到现在,工人不能生活下去而自杀的已经屡见不鲜了,工人们打死资方总经理的也发生了。在走什么道路的根本问题上,矛盾是不可能调和的。现在我们回头看下面的论断,不能不承认其真理性了吧:“社会主义社会还存在着阶级和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这两条道路的斗争。单有在经济战线(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是不够的,并且是不巩固的。必须还有一个政治战线上和一个思想战线上的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在政治思想领域内,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斗争,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才能解决。几十年内是不行的,需要一百年到几百年的时间才能成功。在时间问题上,与其准备短些,宁可准备长些;在工作问题上,与其看得容易些,宁可看得困难些。这样想,这样做,较为有益,而较少受害。”(《关于赫鲁晓夫的假共产主义及其在世界历史上的教训》毛泽东加的话,转引自1964年7月14日《人民日报》)“否认无产阶级专政时期中的阶级斗争,否认在经济战线上、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彻底完成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性,是错误的,不符合客观事实的,违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毛泽东加的话,转引自1967年第10期《红旗》杂志)

  无产阶级革命同路人思想是经典作家提出的:“无产阶级的运动必然要经过各种发展阶段;在每一个阶段上都有一部分人停留下来,不再前进。”(恩格斯:《致奥•倍倍尔》,《马恩书信选集》第315页)毛泽东的发展也是从实践中得出的结论:“一些同志,主要是老同志思想还停止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阶段,对社会主义革命不理解、有抵触,甚至反对。对文化大革命两种态度,一是不满意,二是要算帐,算文化大革命的帐……民主革命后,工人、贫下中农没有停止,他们要革命。而一部分党员却不想前进了,有些人后退了,反对革命了。为什么呢?作了大官了,要保护大官们的利益。他们有了好房子,有汽车,薪水高,还有服务员,比资本家还厉害。社会主义革命革到自己头上了,合作化时党内就有人反对,批资产阶级法权他们有反感。搞社会主义革命,不知道资产阶级在哪里,就在共产党内,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走资派还在走。”(毛泽东:分别引自1976年3月10日、5月16日《人民日报》)

  

  二、从《建国以来毛泽东军事文稿》(下)看毛泽东对推动世界革命的思考

  

  从20世纪50年代末到70年代初,毛泽东在接见国际友人时都会谈到他对于推动世界革命的一些思考,鼓励其他国家人民坚定革命信心,告诫他们正确借鉴中国革命经验。他的这些观点仍然具有现实意义,集中表现在新出版的《建国以来毛泽东军事文稿》(下)(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2010年)中(下引该书只注页码)。

  当时,古巴和阿尔及利亚取得了革命胜利。毛泽东高度关注他们的经验,多次谈到他们的胜利以激励其他国家人民敢于起来革命,并且指出他的战略战术思想只适用于人民战争,反动派看了也是没有用的。“这么个小国敢于在美国身旁搞革命,所以研究古巴的经验很有必要,古巴的革命有世界意义。”(76)“阿尔及利亚这个问题很值得注意。整整打了八年,几万游击队打败了几十万法国军队。……我的小册子对人民战争是适用的,对反革命战争是不适用的。”(145)

  战略上要不怕帝国主义。“帝国主义把革命送给中国,帝国主义把殖民地人民训练出来。它料不到被训练的人中有一部分会是反对他们的人。……帝国主义教育了全世界人民,全世界人民在帝国主义面前学会了如何消灭帝国主义。“(304)毛泽东还观察到:“长期不打仗,垄断资本家就不高兴。”(350)“美国的规律是不愿意打长。他们的战争大概都是四年左右。……他们资本家分成派别,这个集团得利多,那个集团得利少,分赃不匀,内部就要出乱子。这些矛盾都可以利用。赚钱较少的垄断资本家不愿意坚持打下去。从两派的竞选演说中可以看出这个问题来。”(346)应该说,这是当时得到的真理性的认识,今天仍然有指导价值。

  毛泽东指出,不要指望外国援助,要靠自己;不要指望和平过渡,要立足于通过武装斗争夺取政权。“不要靠上帝,不要靠外国,要靠自己。”(321)“阶级斗争最后总是要打一仗,要和平过渡很困难。……我同外国同志们谈话,总要讲,要做好思想准备,不要在精神上解除武装,不要想不打一仗就能夺取政权。”(32)阶级斗争最后是你死我活的,反动阶级总是要垂死挣扎的,幻想他们会把政权拱手相让是要付出代价的。

  怎样学会打仗呢?通过总结中国革命经验,毛泽东指出,政策正确就能团结人民多打胜仗,要联系群众、用人民战争、用“割指头”的办法逐步战胜敌人。例如,“我们长期对资产阶级分两个部分搞不清楚。对买办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应当有不同的政策。”(8)毛泽东反复强调:“打仗没有什么巧妙,简单说就是两句话,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224)“打仗的办法就是两条,你打你的,我打我的。”(302)“打仗并没有什么神秘,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什么战略战术,说来说去,无非就是这四句话。”(308)

  最后,毛泽东对通过社会主义革命达到世界统一表达了信心。“资本主义制度强迫世界各国人民接受资本主义。这是一种统一方式。第二种,世界各国人民起来革命,然后联合起来,我看会统一得了的。由帝国主义或修正主义来统一世界恐怕也不容易。”(352)在世界融合进一步深化的今天,我们应该清楚,资本主义全球化必然是把世界分裂成两极的,只有社会主义全球化才能达到世界的真正统一。

  

  三、我们仍然要区分国家关系与政党关系,旗帜鲜明地支持世界人民的正义事业

  

  毛泽东关于推动世界革命的这些思考对于我们今天建设和谐世界是有启示作用的。建设一个什么样的和谐世界、怎样建设这样一个和谐世界,我们都可以从他的思考中吸取养分。和谐世界不是掩盖了国家之间不可避免的阶级矛盾的、表面上维持缓和的暂时性的世界政治状况,而是通过被压迫国家和民族的斗争、实现了持久和平的、真正消除了国家之间对抗性矛盾和激烈冲突的全新的世界政治格局。只有全人类进入了共产主义社会,真正的和谐世界才算建成了。为了推动这样一个和谐世界的建设,真正的共产党不能不支持其他国家共产党的正义斗争,不能不支持区域统一化的积极步骤,不能不为了人类的长远利益而牺牲眼前的利益。按照毛泽东的看法,他们的斗争减轻了我们的压力,帮助了我们,我们有义务支持他们。(参见第76页)从过去的教训来看,大国的支持对于小国选择社会主义、坚持斗争来说是极其重要的。我们现在在全世界传播马克思主义仍然要输出革命思想,这对于我们提升国家软实力、掌握意识形态斗争的话语权、占领道德制高点是有重要意义的。

  社会主义虽然处于低潮,但是仍然有尼泊尔共产党的胜利鼓舞着世界人民。尼泊尔共产党信奉毛泽东,倾向于脱离印度,加强与中国的关系。支持他们至少对于我国西藏问题的解决是有利的。国家要维护政府之间的正常外交关系,但是党可以明确支持各国人民的正义斗争。毛泽东革命外交、人民外交的思想就是支持人民进行革命,依靠人民发展国家关系。在考虑国家关系问题时,他始终将与各国共产党、工人党建立平等关系摆在一个重要的位置上,其出发点即在于坚持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原则,推进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推动世界革命的进程。

  1970年,毛泽东在着手纠正外交工作中的极左偏差时,考虑修复与缅甸奈温政府的关系。当年国庆节,他在天安门城楼上特意就此事向缅共副主席德钦巴登顶征求意见。针对巴登顶对缅甸革命运动前途的担忧,他说:即使我们同奈温政府恢复国家关系,也不会影响你们打仗。打仗是打仗,外交是外交。并强调指出:我们同四十多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基本上是靠这些国家的人民,不是靠这些国家的政府。苏联是靠这些国家的政府,不是靠这些国家的人民。这是路线问题。

  中美关系正常化进程开始之后,毛泽东在发展中国与美国、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关系的同时,从未放弃过他对世界人民革命斗争的支持。在他看来,帮助还没有获得解放的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进行革命斗争,是无产阶级革命政党应尽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义务。这个原则不能丢。他曾多次明确提出,我们是支持革命的,是支持革命人民的。共产党如果不支持世界人民革命,那还算共产党?!我们就是要站在各国人民方面。请问,共产党不支持共产党,那么共产党还算不算马克思主义者?!

  1974年5月,他在会见马来西亚总理拉扎克时,拉扎克要毛泽东保证他与马共和人民军没有关系,毛泽东针锋相对地表态说,中国要支持马来西亚共产党和人民军的革命斗争。毛泽东表示:现在也有关系,将来还有!因为我们是共产党员呢!怎么没有关系呢?谈到拉扎克所说的对此要采取镇压、杀人的手段,毛泽东说:至于你们采取什么政策,我们不能干涉。我们同他们是党派之间的关系,跟你们是国家关系。我们跟各国共产党很多都有关系。我们不隐瞒这一点。他们如果有胜利,有发展,我是高兴的。

  今天,所谓积极发展公共外交,我认为本质上就是可以发出多个声音。政府、党、人民团体都可以在对外事务上发出声音,善于调和这些声音、利用不同口径获得国家利益最大化是一个国家外交成熟的表现。我希望,我们至少能够使声援世界人民革命的力量强大起来。就像毛泽东所说的,吹吹牛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嘛。




晶牛毛泽东思想网声明:本网站属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消息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和社会各界从事毛泽东思想研究人士的投稿,晶牛毛泽东思想网登载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关键字:  
收藏本文】 【推荐好友】 【打印本文

   相关文章:
·从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视角中研究群众路线
·毛泽东“中国梦” 的当代价值
·毛泽东对当代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贡献
·毛泽东是反腐倡廉的楷模
·毛泽东的群众路线与习近平人民主体思想的时代价值
·毛泽东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开拓者

 声明:刊登此文章是为了更好地宣传、弘扬毛泽东思想,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