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字:  
最新征文 ·从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视角中研究群众路线
·毛泽东“中国梦” 的当代价值
·毛泽东对当代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贡献
·毛泽东是反腐倡廉的楷模
·毛泽东的群众路线与习近平人民主体思想的时
·毛泽东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开拓者
当前位置: >  > 最新征文 > 陈玺宪:关于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解放问题(4)

陈玺宪:关于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解放问题(4)

作者:陈玺宪   来源:征文 点击:: 日期:2010-01-08

……张思德、雷锋那样的战士有多少?当这么大的地球上还仅仅只有那么一批人掌握了马克思主义,还只有那么几个人全心全意为了这个事业而无私奉献,说明这次思想解放运动还远没有走完它最初的历程,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所以,当共产主义者同盟解散以后,马克思恩格斯继续着不懈的努力,一方面积极总结1848年欧洲革命的经验教训,另一方面积极寻求新的国际工人的斗争舞台推动无产阶级去掌握这一彻底革命性和严密科学性的思想。在马克思的直接领导下,1864年“国际工人协会”即第一国际成立。马克思主义主导了第一国际的发展历程,通过与各种社会主义派别之间的交流、争论和斗争,逐步清除了工人运动中各种不科学的非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思潮,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同国际工人运动实践的结合,逐步确立了科学社会主义在国际工人运动中的领导地位。同时,又培养了一大批著名的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的工人运动的领袖和无产阶级革命家,比如奥古斯都·倍倍尔、拉法格、瓦尔兰、列·奥·弗兰克尔、达布罗夫斯基、欧仁·鲍狄埃,等等。并爆发了巴黎公社革命,无产阶级第一次尝试了打碎资产阶级国家机器建立无产阶级国家机器的伟大实践。至此,人类的第三次思想解放运动开始深入到无产阶级的思想灵魂。这一时期,对无产阶级以至整个劳动阶级的思想灵魂影响十分深远的就是当时出版的《资本论》第一卷通过对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运行规律的深刻分析得出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结论。从经济运行规律的深度进一步深刻地论证了《共产党宣言》提出的“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同样是不可避免的”这一科学论断,它给争取解放的无产阶级及其国际组织以强大的思想武器,它使无产阶级认识到受剥削的根源,认识到了资产阶级必然灭亡和无产阶级必然胜利。它不仅让包括资产阶级思想在内的一切剥削和压迫思想在无产阶级以至整个劳动阶级的面前变得苍白无力,而且让蒲鲁东主义、工联主义、拉萨尔机会主义、巴枯林主义等不科学的非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思潮在无产阶级以至整个劳动阶级的面前同样变得苍白无力。经过马克思主义积极而又正确的思想斗争,这些老的非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思潮日益被清除出了无产阶级的思想领域,直至最后退出了人类的思想领域。至此,无产阶级从总体上认识到了马克思主义是自己的思想武器,是指导自己开启胜利之门的钥匙,马克思主义也由此敲开了整个无产阶级的思想大门。后来的实践也表明,即使是机会主义,包括修正主义,最初,也不得不借助于马克思主义之名,才能在无产阶级阵营中立足。

促成马克思主义实现全面改造无产阶级思想灵魂的另一个十分重要的因素就是民族范围内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组织即民族范围内的无产阶级政党的建立。前面已经谈过,这次根本改造人类思想灵魂的思想解放运动从一开始就走上了武装无产阶级先锋队组织的道路,但是,那时还没有民族范围内的无产阶级政党,所以也谈不上用马克思主义去武装民族范围内的无产阶级政党的斗争实践。第一国际创立的时候,由于当时的情况,马克思也没有明确提出建立无产阶级政党的问题,在国际成立后,也主要集中力量在各国建立支部,指导各国无产阶级把马克思主义同各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进行革命斗争。但是马克思恩格斯却积极帮助条件比较成熟的德国建立德国革命的工人政党,1869年德国社会民主工党(又称爱森纳赫派)成立,至此,世界上第一个民族范围内的无产阶级政党诞生了。随着国际工人运动的发展,建立民族范围内的无产阶级政党的工作变得越来越重要。特别是巴黎公社的实践证明,马克思主义要把无产阶级的思想灵魂从那些不科学的非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思潮或者直接接受资产阶级思想的条件下彻底解放出来,并用这一彻底革命性与严密科学性的思想武装起来,民族范围内的无产阶级先锋队组织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民族内机会主义的组织和资产阶级只能用机会主义和资产阶级思想来麻醉和欺骗无产阶级。在机会主义组织和资产阶级政党的重重包围之中,无产阶级完全没有可能用本来属于他们自己的思想灵魂来改造他们自己,根本谈不上对社会发展规律和阶级斗争规律的科学认识,更不能形成一个坚强的统一领导核心。只有无产阶级政党,而且只有完成马克思主义思想洗礼的无产阶级政党才能把无产阶级的思想灵魂从那些形形色色的错误思想统治之下解放出来,形成一支伟大的革命力量,从而去夺取革命的最后胜利。马克思主义要武装整个无产阶级队伍,必须首先把一个个民族范围内的无产阶级队伍武装起来,才能最后完成。马克思主义也只有完成对整个无产阶级队伍的思想武装,才真正地完成了这次思想大解放。民族范围内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政党是带领民族内的整个无产阶级队伍接受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洗礼的直接组织者、宣传者和推行者,所以必须建立民族范围内的无产阶级政党。1871年第一国际通过《关于工人阶级的政治行动》的决议,明确提出必须建立无产阶级政党,19世纪7080年代,欧美各国普遍建立起了社会主义政党。

各国社会主义政党的普遍建立,并不意味着整个的无产阶级就完全用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了,也不意味着这个政党就立即是一个从根本上用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的无产阶级政党了。相反,那只是这一思想解放运动独立深入到民族范围内的开端,那只是一个民族范围内独立的马克思主义武装无产阶级及其政党的开端。只有当民族范围内的无产阶级及其政党从根本上用马克思主义这一彻底革命性与严密科学性的思想武装起来,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与独立民族的完美结合,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与方法找到了独立民族消灭剥削压迫政权并开创与建设无剥削无压迫政权的新的历史时期的客观规律,马克思主义变成了这个民族的行动,这场思想解放运动才真正地掌握了这个民族,才成为了这个民族的灵魂。这场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解放运动才取得了与这个民族的思想解放运动的胜利。从全世界范围内来看,而只有世界上绝大多数的民族取得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解放运动的胜利,人类的这次思想大解放才在整个世界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历史的实际是,一方面,当时各国社会主义政党在建党的过程中,虽然都宣布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但是,另一方面,在实践中,他们并不能正确理解、运用马克思主义,甚至否定马克思主义。如法国的可能派实际上是用资产阶级的世界观冒充无产阶级的世界观,德国的党为了寻求统一不惜接受拉萨尔机会主义的思想意识,美国的英国的党则把马克思主义当成教条,等等。他们还不懂得必须坚持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原则去把马克思主义同各国斗争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去寻找正确的革命道路;还不懂得必须同广大工人和其它劳动阶级建立广泛而密切的关系,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真正成为人民群众利益的根本代表者;还不懂得必须坚持革命的原则,坚决同“左”右倾机会主义进行斗争,把党锤炼成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政党。

这些实际的斗争实践表明,新成立的党还不成熟,还不能把彻底革命性与严密科学性的马克思主义变为自己的思想灵魂,也谈不上把马克思主义变成自己的行动纲领和实际行动,没有肩负起把无产阶级及其它劳动阶级的思想从资产阶级及其它一切剥削阶级的思想条件下解放出来的任务,更没有肩负起把无产阶级及其它劳动阶级的思想从一切机会主义条件下解放出来的任务。在这些无产阶级政党范围内,“左”派力量虽然能够坚持马克思主义,他们的绝大多数都有坚定的革命信仰和高昂的革命热情,但是,他们还没有完整准确地掌握马克思主义,还不能肩负起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他们所面对的具体革命实际相结合的重担,不能把民族范围内的具体实践中的马克思主义因素上升为马克思主义理论,因而也不会有马克思主义的行动纲领及相应的实践,面对资产阶级和右倾机会主义者的攻击,他们寸步难行,无力招架,更不可能造就伟大的革命势力导演伟大的革命活动。而右倾机会主义者又惯于打着反对“教条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旗号,肆意篡改马克思主义,把他们本质上属于资产阶级思想的右倾机会主义贴上马克思主义的标签,让无产阶级在不经意之中把资产阶级的思想意识当成自己的思想意识,成为资产阶级统治及其利益的维护者。这一切都表明:在无产阶级政党内部,如果没有马克思恩格斯的直接指导,或者没有经历过马克思恩格斯那样的科学而又彻底地改造过思想灵魂的马克思主义者的直接指导,那些无产阶级政党很快就被机会主义者特别是右倾机会主义者所完全超纵。因而,在党内,对于有坚定的革命信仰和高昂的革命热情的“左”派力量的科学而又彻底的马克思主义改造,让他们有一个正确的马克思主义头脑,面对具体革命实际有一个正确的马克思主义的行动极为重要。简单地抛弃他们,把他们排除在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之外,把他们打进地狱,或不能完成对他们的思想改造,都无异于放弃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对于机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同机会主义的斗争极其重要,划清同机会主义的界限,清除机会主义对无产阶级的思想统治,特别是清除肆意篡改马克思主义的一切机会主义对无产阶级的思想统治极为重要。只有清除了一切机会主义的思想意识,全党都有一个正确的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头脑,这个无产阶级政党才能真正地肩负起无产阶级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历史使命。

当马克思恩格斯还在领导国际无产阶级斗争的时候,一方面,他们反复告诫各国无产阶级政党不要把他们的思想理论当成教条,必须把马克思主义同自己国家自己民族的斗争实际结合起来才能是正确的。为此,他们通过各种努力,把《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恩格斯的通俗著作,1880年出版)等重要著作译成多种文字多次重版,让各国无产阶级尤其是它的政党全面系统地认识与把握马克思主义。从1871年到1878年恩格斯还写了《反杜林论》,系统地论述了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从而为各国无产阶级及其政党提供了一部系统掌握马克思主义的百科全书。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只有全面系统准确地认识与把握了马克思主义,学会了如何在实际的实践斗争中,如何把实际的实践经验上升为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性的东西,各国无产阶级及其政党才能真正地把马克思主义变为他们自己的行动指南。即是说,只有把马克思主义变成了各国无产阶级及其政党自己的思想,并化为实际的行动,人类的这一新的思想才可能变成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思想灵魂。

另一方面,他们高度重视无产阶级政党与右倾机会主义的毫不妥协的斗争。因为,巴黎公社革命失败以后,德国成为当时世界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中心,德国党是当时各国无产阶级政党的一面旗帜,所以,马克思恩格斯把他们反对机会主义的重心放在纠正德国党的错误之上。马克思的《哥达纲领批判》、恩格斯的《反杜林论》等经典著作就完成于这一时期。这里,让我们以《哥达纲领批判》为例来认真地分析认识马克思恩格斯要求我们在重大纲领原则问题上对于右倾机会主义不能有丝毫妥协的谆谆告诫。当时,德国党决定与德国工人运动的另一派别拉萨尔机会主义所控制的拉萨尔派统一,由于党的领导人急于求成,几乎全面接受了拉萨尔机会主义,制定了一个充满拉萨尔机会主义观点的党的纲领草案,并准备把这个草案作为党的纲领。针对这样极其严重的错误,



晶牛毛泽东思想网声明:本网站属非盈利性学术网站,消息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和社会各界从事毛泽东思想研究人士的投稿,晶牛毛泽东思想网登载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请与我们联络,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 共13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下一页


  •  关键字:  
    收藏本文】 【推荐好友】 【打印本文

       相关文章:
    ·从毛泽东思想活的灵魂视角中研究群众路线
    ·毛泽东“中国梦” 的当代价值
    ·毛泽东对当代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贡献
    ·毛泽东是反腐倡廉的楷模
    ·毛泽东的群众路线与习近平人民主体思想的时代价值
    ·毛泽东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开拓者

     声明:刊登此文章是为了更好地宣传、弘扬毛泽东思想,传递更多信息,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